瞳Iris

【双黑】羞耻与蟾蜍

处女作,不好吃,单纯想写一写两个人之间的羁绊感

捂脸,求轻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「 真是讨厌的家伙啊。」

     久违地梦到讨厌的人,中原中也咂咂嘴,有点烦躁地半眯着眼,时钟指向的时刻比往常起床的时间还早,几缕阳光从百叶窗间隙透进来,但整个房间内还是一片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 那人对自己惯常的神情总是漫不经心又带着几分嘲讽,轻佻的青年,会拖长声音叫自己「 中也」,而这边往往只是简单地回之「 太宰」,心情不好的时候更是冠以「青鲭」之类的绰号,啊大部分时候看到对方都会心情不好吧,超级糟——中原中也重重地一翻身,一头橘色的乱发埋在雪白的羽毛枕头里,

     怎么会梦到那么久之前的事,还以为早就都忘记了。

 

     最初认识的时候还是很多年之前,中也自己还不够成熟也不够强大,太宰也还不是那个随时会尝试着要去自杀的青年。

     尽管两个人从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看不顺眼,讨厌一切可以讨厌的地方,但那时他们还是称不上青年的半大孩子,哪怕套着长长的西装外套,身负港口黑手党之名,也还是青涩得要命。

     不够强大,也不够弯弯绕绕,还有那么一点直率,但还都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 中也梦到的是两人最初搭档时期,差不多也是现在这个时候,那次的任务内容是暗中夺回敌对组织从港黑窃取的机密资料,提前设计的战略百密一疏,虽然顺利拿到了文件袋,但两人被敌对的异能者发现并一路追赶至无人的仓库区。

     「那时候的我就是个臭小鬼,体术烂得一塌糊涂啊。」

     敌人是个肌肉大叔,单论体术也是一等一的高手,而异能似乎是经由身体放出电流,攻击力十足。而这边只有体术不及对手并且默契同样不合格的两人,且战且退还是狼狈得不行,中也几次尝试攻击但对方严密的防守下并不得近身,更别提使用异能了。而太宰的近身战当时也更差一些,对方不用异能就可以轻易打倒他,根本没有使用人间失格的机会。好在仓库障碍物众多,一时半会不会被轻易干掉。

     “喂!快想想办法!”中也气喘吁吁地跌坐在集装箱背面,搡了一把太宰,“再这样下去我们俩加上好不容易拿到的任务文件都得被留在这!”

     “所以啊——中也你去拖住对方,我带着东西赶快跑回去搬救兵如何?疼爱你的大姐头今天来了呢。”太宰蹭了蹭嘴角的血迹,惯常的笑也带着狼狈。

     “让我面对那种怪物大叔,你觉得我能撑几分钟?”中也没好气地说,“要不是你磨磨蹭蹭绷带散开了,怎么会被他察觉!你这个绷带装置!给我一段包下伤口!”

     “呜哇——别扯——”

     “闭嘴!过来了!”

     两人屏息听着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躲藏的仓库足够大但不足以让他们带着东西成功逃走,在对方找到附近之前的数十秒内,必须想出应对之策才行。

     「那次的大叔也是,明明有那么好用的异能,居然体术还那么强,也是从那一次开始,让我认识到异能不等于战斗的全部吧。」

     “喂中也,如果你去接那家伙的拳头,你觉得昏过去之前能挨几下?”

      “哈?确实不会一下子就倒下,但正面对抗是肯定不行的吧?”

     “那么试试看吧,你加油!”

     “你给我等——”

     「混蛋太宰,从最开始,就从来不听我说话,所以才讨厌得不行。」


     “捉迷藏玩够了没?”敌人远远绕了过来,抬起的粗壮手臂闪着蓝色的电光,“哼,所以还是留下一个炮灰另外一个逃走了么?你的同伴是不打算再看到你了么小鬼?”

     “凭我一个人打倒你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自量力!让开吧!”

     电光 一瞬间闪到眼前,留下的少年微弯下腰,神情紧张地摆出防御姿势,几乎是徒劳,带电的拳头送入胸口一声闷响,摇摇欲坠的少年却没有倒下,反而闪闪发亮的眼睛带着一抹嘲讽的笑意,电光消失了。

     人间失格。

     “什——什么!”

     那一瞬间,另外一个少年从躲藏的背后猛然冲过来,哪怕仅仅零点几秒的错愕时间也足够了,中也的拳头狠狠击中了大叔的下巴,重力操纵发动——

     「但那个家伙,也曾是跟我一起战斗过的。」


     “做得不错,首领夸奖你们了。”红叶拍了拍中也的肩膀,“那个肌肉大叔曾是海外一个异能组织的流亡者,没想到对方组织能雇佣到这样的人,临时赶过去还以为你们要顶不住了,没想到居然放倒了对方。”

     “只是苦肉计罢了,”太宰耸耸肩,“如果中也真的趁我转身逃跑的话我大概会没命的。”

     “喂!一直想独自逃跑的明明是你吧!”中也扯到伤口痛得抽了一口气,“如果开始就能克制住对方异能的话也不至于被揍得那么惨了。”

     “都受伤了就别吵了,你们休息吧,我把文件拿走了。”红叶笑笑摆了摆手,带上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 只剩两个人的医疗间突然恢复到一种诡异的安静,中也想起身走掉,但伤口疼得要命实在不想动,对面太宰的表情也不算多好看,这实在是一场不算很完满的胜利。

     “喂中也……”

     “安静一点不行么混蛋,我头疼得要命呢!”

     “今天的作战名就叫「羞耻与蟾蜍 」吧!真是应景啊我们两个 。”

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鬼名字?太宰你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,撞坏了么?”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“下次,我们要变得更强才行。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搭档。”

     在那之后,两人也一起作战过很多次,虽然关系一直不好,但刚刚吵过架也可以彼此托付后背,完成任务再互殴一顿也是常态。太宰治奇怪命名方式的作战计划越来越多,那些是两人是一同成长所累积的独有默契,直到戛然而止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「太宰那混蛋,肯定早都忘了吧。 」


     睡眠时间不足的黑手党干部打开家门时还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“做这样的梦今天也是够辛苦的,晚上去喝一杯吧……嗯?”吸引他注意力的,是家门口地上的一只小小折纸蟾蜍。

     如果不是做了那个梦,中原中也肯定以为这是谁家小孩子的不小心丢下的或者恶作剧。

     但是——

    「厌恶」与「信任」 交缠构成了两个人的搭档关系,听说太宰一声不吭离开黑手党是因为什么朋友,而他们之间关系从来称不上朋友。

     那家伙的世界奇怪得根本不想去理解。

     但要是能再有一次,作为「双黑」并肩作战的话,也还不错。

     


     end.